闲游西湖群寺(三则)

闲游西湖群寺(三则)

 

三生石上生三枝,

三生石后鸣乱笛。

精魂问我诺千金?

邪冥犹忧到北冥。

素面一碗酒一杯,

江南一载一荣枯。

不知学海怎无涯,

高僧亦从教学来。

灵隐繁香佛乘仙,

千年古刹意浩然。

财神庙前财运俱,

“懒驴”庙外臭堆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脩于公元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

昨日,闲来无事,遂去闲游,不知欲至何处。想来来江南已一载有余,还未尝见石,曰:三生。石边冷清,遂取笛而鸣,然声涩难鸣,故名乱笛。三生石中上石恰生三枝,在石下向上望,中石上一怪客,仿若骷髅(也许便是传说中的精魂吧),仿佛可以洞穿人心。午间山下小寺边食一碗素面,恰过清泉,泉边一寺,寺内“教学楼”见所未见,笑叹“和尚也教学”。大寺庙宇香火不断,千年古刹意蕴犹存,不足方圆的三丈财神庙内求签之人之热切满溢。财神庙外却是那九百五十级让烦人望而却步的长路,浑身腥臭的“懒驴”驮着沙从山底运至山顶。